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庆元网 > 庆元文艺 > 主题征文   正文
梦回南阳溪
2014年06月10日 11:04   来源: 中国庆元网   作者: 叶余新  

  南阳溪发源于百山祖东麓,流经贤良、张村、南阳等地,一路带上坑里、半底坑、洋溪、后溪等大小支流,到下交溪与左溪汇合,穿景宁,贯青田,到温州形成水势浩大的瓯江,最后奔向东海。

  这条河流,千百年来两岸人们与她相濡以沫,她无偿地给予,承载着大家的欢乐与哀愁,赤子从其怀抱中来,最终还是投奔到她的怀抱中去,是母亲,是生死相依的亲人,她那富于灵动的温柔,是映照人生的镜子,更是蕴涵未来的希望所在。

  “水鸭”

 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。

  春天来了,村口的廊桥瓦片上枯萎一冬的青苔绿了,水碓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节奏,山上的树就像冒出的花菜,嫩嫩绿绿、一朵一朵的,杜鹃花、鹿角花、金樱子花开得漫山遍野,鸟儿飞得更欢快。一场连绵春雨,春水暴涨,响声更大,那水变得浑浊,水势漫过田埂路面,泼过菜地石磡,愈发咆哮起来,夹带着一路卷来的枯枝败叶、连根大树、猪圈板、鸡埘等杂物,澎湃着汹涌而去。

  “水鸭”30出头,瘦瘦高高,牙齿雪白,皮肤黝黑,颧骨突出,目光有神。他干活是好手,尤其善水,别人潜水一两分钟,他可以达到四五分钟,因从小就爱水,是水养的,因此大家送他大号“水鸭”。

  雨不停地下着,挂在路边柱子上的广播唱着“公社是个好榜样……”的红歌,“水鸭”扛着淌树用的竹钩(俗名淌树钩,用长丈许的竹竿装上铁尖与铁钩,铁尖推树,铁钩拉树),戴着箬笠,披着棕衣,赤着双脚,随着广播哼唱着“糕丝粿丝吃碗先……”,王嫂正在洗腌菜,抬头叫到:“水鸭真好笑,听不懂乱跟唱,总是给别人笑死!”。“水鸭”哼了一声:“你晓得什么?有糕丝粿丝吃,总比番薯丝都吃不饱好得多!”。

  到了水边,大队小队社员都已在“放弹”(将固定成堆树木的篾条放掉,让树木滚到溪里),水鸭子将竹钩往水里一点,整个人就腾空落到急流中的一块巨石上,只见他将那竹钩舞动,一收一送、连劈带拐、亦借亦推,堆叠不畅的木头被三下五除二淌到水龙中,呼啸而去!

  这次淌树,他们用了几天时间,将树木安全淌到景宁。然后景宁接去继续将树木淌到青田,再水运到温州。

  端午节前两天,“水鸭”死了,被端午节的大水冲走的。当时雨下得很大,搭在溪边的天平杠眼看被冲走,“水鸭”赶忙去抢,只是太滑了,他又没有带竹钩,不小心被天平杠扫到大水中卷走了……一个多星期后,在沙湾找到了尸体。大家都觉得“水鸭”水性这么好,不可能会死在水中。村里老人说:“好汉刀下死,会水水中亡,水中石头又多又尖利,人被急流卷走,难免不被打晕,谅你水性最好,也难逃一死呀!”。

  那一年,他的儿子艾勇5岁。

  “水鸭儿”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。

  “吃了端午粽,游泳不肚痛”。树叶正盛,却耷拉着枝叶;草木繁芜,惜无精打采。知了叫个不停,青天万里无云。那个热呀!艾勇早在水中央!

  放眼望去,山上地里没有一个大人在干活,可能都在家纳凉或午睡。

  放眼溪边,只见一岸的光屁股,满溪的“小鸡鸡”!孩子们游啊、叫啊、跳水、打水仗……玩得不亦乐乎!今天已经第五次下水了!“水鸭儿”艾勇自豪地想着,“哗啦哗啦”游到巨石边,爬上石头,又爬上石头上一颗高大的红叶树,抖抖簌簌地攀到树枝高处,向下大叫,叫大家让开,他要跳水!否则跳到谁的头上不管!

  “嘭”的一声,水花溅得老高,有丈多,“水鸭儿”早已从水中冒了出来,一把抹下脑门子和鼻子的水珠,嬉皮笑脸自得其乐!

  “艾勇儿哎,不敢再游了,快些上来穿衣服,回家哦!”奶奶叶张氏颤颤巍巍来到溪边叫孙子回家呢。“水鸭儿”大声叫:“我就不回去,再游一下才回去!”。过了20几分钟,奶奶受不了热,着急起来开骂了:“你个嫩魈儿,如果还不回去,我就把你衣服抱掉,看你还见得人否?我叫你娘等下宰你做死!”。说罢,一步一颤走了。

  “水鸭儿”眼睛发红冒烟,因为他从上午开始到现在今天已经游了7次泳,该回家了。

  下午4点多,“水鸭儿”的哭声从家中传了出来,妈妈真的在“宰”他了!

  整个夏天,除了游泳,就是抓鱼。

  乌黑的皮肤,赤着双脚,只穿短裤或全裸身子的一群,肩上扛着鱼笼,手里拿着木棒等撬棍。找到水流湍急的地方,把鱼笼口朝水尾按下,伙伴们搬来石头,在鱼笼两边做出喇叭形的一条“围墙”,中间就是湍急的水龙。鱼儿总是喜欢逆水潜行,但是有空就钻,所以还得拔来青草,折来青树枝将石头垒砌的“围墙”中的漏洞塞好。于是,排成一字,“水鸭儿”身为“老大”,毫无疑问又是在中间又是发号司令,哗啦啦、哗啦啦……抬起鱼笼一看,几条小鱼乱跳。“哇呀,这么小!”,看也不看,将鱼笼往背上一撂,继续寻找新的撬鱼地点。被烤得炽热发白的鹅卵石,带水的小脚丫印子刚过去,一下就被晒干了。

  近水识鱼性。白鱼多,喜欢成群;红播鱼又名新娘鱼,颜色漂亮,唇边有白丁,鱼鳍和鱼身粉红条纹;肉味最鲜美,头部方方的,鱼身颀长的土名叫“虞鱼”;喜欢躲在石头下,全身黑色条纹或黑斑的是石斑鱼;趴在石头上又小又黑扁扁的是湖搭……还有大鲵、团鱼、鳗鱼、军鱼、黄刺鱼,张村、南阳一带有比合湖田螺美味数倍的溪螺,还有不比现在市场能买到的对虾个子小的淡水虾,螃蟹之流更是千军万马,多如牛毛……

  石斑鱼喜欢躲在石罅里,把石罅围起来,罩上破尼龙膜,拿茶碱、达菜、鱼骨或者水边的卢木永当“毒药“,把鱼儿“毒”出来,这个就叫“冲罅”。还有“筑港”、“药烂溪”等,都能得到多多少少的各种鱼儿。

  炎热的夏天就在“水鸭儿”这些“光屁股”们的折腾中过去了。南阳溪水依然静静流淌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(编辑: 陈沛沛 ) 
©庆元文艺网
主办: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协办:庆元网
##########
<bgsound id='RbUrB'><ins></ins></bgsound><b id='RNjJ'><em></em></b>
    <optgroup id='wmpyG'><var></var></optgroup>
      <label></label>
        <center id='mVBchR'><strike></strike></center>
          <s></s>
          <sup id='Ay'><pre></pre></sup><font id='mB'><address></address></font>
            <sup id='Ce'><pre></pre></sup><code id='rFVmqmov'><bgsound></bgsound></code><ol></ol>
            <del></de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