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庆元网 > 庆元文艺 > 主题征文   正文
儿时的清水河
2014年09月17日 08:38   来源: 中国庆元网   作者: 云破  

  我儿时的记忆,自始至终被一条清水河围绕着,河儿不宽,但潺潺地流个不停,寻觅不着它来自何处,但它一定锲而不舍地流入那遥远的蔚蓝的大海。

  童年时代的我就显现出如今一样不喜亲人的特性,极少有朋友,但却异乎寻常地亲水,仿佛那温柔随性的水是我命里注定的一项缺少。在我的学校和家之间就流淌着这样一条清水河,河水穿桥而过,河岸边生长着茂盛的绿色植物:芦苇、柳树……小草,雀鸟盘旋其上。父母其实是不允许我接近水的,担心水无限包容的特性,将我幼小的灵魂带走,可我还是抵挡不住那母性般的诱惑。放学后我不走寻常的路线,而是从大桥头那的台阶下去,一点一点接近那“哗哗”的私语般的呼唤,我的心情像鸽子一样放飞。

  那时的河,河床由浑圆的卵石铺成,手勾着鞋子,趟在清澈如眸的水里,仿佛直抵大地的细胞和血液,那是大地对人类无私无畏地敞开。而人类是无耻而无情的,以至于如今的河,河底总沉积着一层灰暗的淤泥,河水已经浑浊成一张哭丧的脸。大地是善于承受的,可我们为何如此不屑一顾?

  那时的河,河水里能够存活柔弱幼小的生命,我的动物学知识是极为匮乏的,无法历数各种类似的物种,但我死死地记住了那时水里的一种可爱生物,一种需要生长在未被人类污染的水质里的生物。它是那样弱小,粗不过一个指头,泥鳅一样滑不溜秋的躯体,青黑色,大头小尾,总喜欢附在石头上嬉戏。见到它们的时候总是一群一群的,游得那样无拘无束,丝毫意识不到危险无时无刻不在逼近。我想不到它们消失得那么快,当我无法再下河游泳的时候,它们的踪影也不见了,像地球上许多其它消失的物种一样,神秘地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。早知如此,我悔不该当初撒下当作渔网的蚊帐,大把大把地将它们捞起,然后将它们油炸成一种美食而大快朵颐,在这方面,我无知地扮演了一个杀手的角色,谋杀了世界上一种生物的同时,也谋杀了自己的生命质量。

  那时的河,河水联系着人们的生活,勤俭持家的妇人喜爱到清水河的岸边上洗衣洗物。生活中被玷污的东西,河水却将其洗净,水,是纯净的!晴朗的天空下,洗妇们一字蹲排开来,边说笑边刷洗,“啪啪”地奏响起人类与大自然的和谐,河水不仅洗净了衣物,还拉进了邻里间的距离,水,是圣洁的!

  那时的河,河水健壮了我的躯体。整整一个夏天,我都在清水河的怀抱里欢腾。从上游跳下,下游爬上;从河这边,潜到河那边;含满满一口清水河的水,然后在阳光下痛痛快快地喷吐而出……。河水抚摸着我的肌肉,滋养着我的肌体,也丰满了我的人格。

  那时的河,是不会寂寞的,它无私地奉献给人类的同时,人类也乐于亲近它。但那时的河,已成为记忆,人类亲近它的时候,忘记了尊重它,爱护它。我猜想河流也是会说话的,它那日渐浑浊汹涌的脸不正是对人类最好的控诉吗?!但它又是无奈而悲伤的,它除了扭动挣扎着被污染的躯体,还能做些什么呢?!

  苏醒吧!人类。关爱大自然的同时,大自然也会加倍地回报我们。

(编辑: 陈沛沛 ) 
©庆元文艺网
主办: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协办:庆元网
##########
<option id='nv'><b></b></option><basefont id='isyBwtBk'><u></u></basefont>
    <nobr id='RyS'><pre></pre></nobr><abbr id='ttGQdQ'><abbr></abbr></abbr>
    <bgsound></bgsound>
    <kbd id='qb'><acronym></acronym></kbd>
        <fieldset></fieldset><s id='eDZ'><big></big></s><base id='rVZhbaSX'><sup></sup></base><dfn id='rr'><abbr></abbr></dfn>
        <address></address><dfn></dfn>
        <l id='dhpo'><del></del></l>